从资讯整合到数据分析:我做动漫产业研究这些年

2017年02月14日10:48  来源:中国文化报
 
原标题:从资讯整合到数据分析:我做动漫产业研究这些年

  牛兴侦

  从大学期间读传播学专业到工作之后再读工商管理硕士,我的工作内容基本属于文化传媒经济领域。十几年来,我在动漫产业研究方面做了大量工作,研究重点也随着时间流逝发生了三次较大的变化。

  2003年到2013年间我的动漫产业研究多基于资讯信息而进行。最早有段时间曾担任漫友网主编,后来“折腾”过一个名为“动漫吧(dm8.cn)”的个人网站,对于国内动漫界资讯的关注与日俱增。2006年,随着“国办32号文件”的出台,动漫产业急剧升温,越来越多的资本和人员涉足其中,整个行业呈现出“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景象。当时,在漫友公司董事长金城先生的支持下,我主编了一份动漫产业资讯周刊《动漫壹周》(曾用名《漫友·产业壹周》),基于信息整合的理念,利用百度新闻进行关键词搜索,汇编一周动漫产业资讯,以纸刊邮寄、电邮直投和网站发布的方式提供给从业人员阅读。2011年在郑州创办的《动漫报》可以视为《动漫壹周》的升级版,虽然增加了RSS新闻源监测,扩大了资讯来源,但办报框架仍是在信息整合汇编的基础上结合深度报道。

  那10年间,围绕着资讯的搜集整理,我以“千里眼”和“顺风耳”的方式成为动漫业的“知道分子”,与业界人士建立了广泛关系。资讯固然有其价值,但毕竟时效性强、生命力短,因此我在2013年离开《动漫报》时并没有涉足当时方兴未艾的微信公众号,概因这一次转身我选择了去资讯化。

  在我的理解中,知识可分为五个层次:信息、经验、智慧、思想和理论。早在主编《动漫壹周》期间,我就认识到了深度文章的价值,对动漫产品分级、漫画改编影视、漫威运营模式、手机动漫等方面都进行了关注、思考和研究,协同艾瑞推出了《2006年中国网络动漫研究报告》《2007年中国新媒体动漫研究报告》,调研撰写了《2009广州动漫产业发展现状调查报告》,参与了政府白皮书《中国动漫产业发展报告》和部级委托课题《打造知名动漫品牌对策研究》等的撰稿工作,并从2008年开始为《中国版权年鉴》撰写动漫产业年度发展报告至今。2010年,我因个人原因离开漫友和《动漫壹周》之后,希望打造一个新的研究和话语平台,遂找到卢斌从2011年开始联合主编《动漫蓝皮书:中国动漫产业发展报告》,至今已先后出版了6本。

  自2008年起,我以每年的动漫产业年度发展报告为依托,以系列的方式形成纵向对比的研究报告,同时在横向上跨界动漫出版、电视动画、动画电影、网络动漫等领域,逐渐构建自己的动漫产业研究体系。除了每年固定撰写产业发展报告之外,我还在《中国文化报》等专业媒体上发表专题分析文章,深度参与了部级课题《国家动漫产业发展基本战略研究》的撰稿和《国家“十二五”时期动漫产业发展规划》的起草工作,并为精英影视、幸星动画、君兰动画等一批成长型企业提供咨询服务。

  不过,到2013年,我与动漫业界却渐行渐远,甚至淡出不少朋友的视线,原因有二:一是我进入北京电影学院现代创意媒体学院之后,越来越感到跨界的重要性,动漫产业研究也从以前的产业内部分析转到产业关联和外部协同关系,将目光转向电影、动漫、游戏、新媒体等更加广泛的领域。二是在去资讯化的过程中,我不再过多关注业界动态,而是从数据视角重新审视和再构产业关系:一方面收集、整理和统计、分析所能掌握的各种数据,汇入产业规模和结构、电视动画片制作播出、动画电影制作放映、动漫产品出口、动漫企业工商信息、企业财务信息等多个数据库,把碎片信息系统化;另一方面系统地每日采集、整理和归档百度搜索风云榜、爱奇艺等视频网站播出排行榜等网络数据,并初步构建起数据统计分析体系。正是基于这些数据库的积累和分析,我先后提出了“中国动画已成世界第一产量大国”“电视动画片12月集中年底结项”“网络动漫头部爆款产品赢者通吃”等观点。

  近年来,我很少参加行业聚会,潜心构建中国动漫产业数据研究分析体系,试图以人们看不见的“海下冰山”(数据模型)来支撑人们所能看得见的文字报告。在数据洞察的研究理念下,我又主持开展了研究项目《中国网络漫画出版发展报告》。

  我一直觉得自己搞动漫产业研究走的是野路子,不过先哲曾言:“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这10多年来,无论是相信信息整合的力量,还是转向挖掘数据潜藏的价值,我所求者无非是能为动漫从业者提供一种价值判断和智力支撑。若如此,则幸甚。

  (作者系北京电影学院现代创意媒体学院讲师、“动漫蓝皮书”主编)

(责编:朱传戈、沈光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