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动漫

被逮捕令震荡的“漫画汉化组”江湖

2015年12月02日08:44    来源:北京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被逮捕令震荡的“漫画汉化组”江湖

  某漫画汉化组的网站 摄影/本报记者 崔峻

  熊猫汉化组贴出公告暂停更新

  我国的日本漫画迷,常年通过网络上盗取的图源来获取相关资源。而近日,5名中国人因在日本从事漫画盗版,而涉嫌“违反《著作权法》”被捕,让这块灰色地带产生了震荡。很多原先在日本从事盗图活动的人员纷纷收手;没有了“图源”,国内的多个漫画汉化组也暂停了翻译制作的更新。

  在日本生活的中国人小林,最近开始慌着处理自己的“罪证”:她将自己从漫画杂志上裁剪下来的页面卖给废品回收人员,连自己曾用来扫描并传输这些图片的电脑,她也在考虑是不是要拆解处理掉。她一面避免去设想自己因被逮捕而和家人分开的痛苦场景、担心和最近那几个处在风口浪尖上的中国同胞步入同样的命运,一面下定决心要彻底和过去道别。

  在这之前,小林是一名“漫画汉化组”的“图源”。在漫画圈里,“图源”一词指的是日本纸质漫画的扫描图片。这些发布在漫画杂志上的图片经扫描之后,被交由“汉化组”根据图文内容翻译成汉语,然后通过非正规渠道发布到网络上供国内漫画迷阅览;进而,“图源”这个词干脆被引申为将日本漫画扫描下来并传给“汉化组”的人员——或者,按照日本人的称呼方式,被叫做“图源君”。

  小林说,她曾经觉得做“图源”是一件仅次于家庭的、属于自己生命的一部分,然而现在,这部分被抽走了。“看了最近的新闻,我决定金盆洗手了。”

  ▲事件▲

  5名中国人涉嫌盗版被捕

  “图源君”纷纷收手

  小林所说的“最近的新闻”,指的是11月13号日本共同社发布的一则消息:日本京都府警方以涉嫌“在海外盗版网站发布漫画《海贼王》尚未发售部分”、“违反《著作权法》”为由,逮捕了家住埼玉县八潮市的杂志配送公司员工日高武久,以及家住东京都立川市的留学生史吉辰等3名中国人。警方表示,被捕的中国人曾将漫画扫描上传到英文的盗版漫画网站。

  11月18日,日本警方又以“涉嫌发布人气漫画《七原罪》”、“违反《著作权法》”为由,逮捕了家住埼玉县朝霞市的专科学校学生徐凌峰(23岁)等2名中国人。至此,此次涉及泄露日本漫画的相关案件逮捕人数达到6人。19日,日本警方发布消息称被捕的中国人供述,在中国,有专门的小组将上传的漫画翻译成英文发布。虽然警方目前只提到了英文盗版的层面,但该消息在中国“汉化组”的圈子里也引发了巨大反响。曾经参加过人气漫画《火影忍者》汉化组的孙知说:“当时听说有人被抓就觉得非常害怕。感觉汉化组的冬天来了。”

  小林的丈夫是日本人,一直知道妻子在做“图源”的工作。小林回忆,两人在大学就在动漫社认识了,当时丈夫就知道自己在给国内的汉化组扫描漫画。丈夫曾经表达过这件事情涉嫌违法的担心,但看到妻子没有从“图源”工作获得一分钱,反而倒贴了扫描仪和每周一期漫画杂志,知道她确实喜欢这个“兼职”,因此也就默许了妻子。然而“严打”的到来,让小林选择了放弃。

  ▲调查▲

  日本漫画正式发售前几天

  国内网站就能看到

  在小林夫妻看来,这次警方的行动其实是意料之中。小林的丈夫在结婚后发现妻子能够比自己更早地知道热门漫画的剧情,后来他才知道,那是因为中国的汉化版漫画会早于日本漫画发行日出现在网络上。“当时老公就说,日本很看重知识产权,这样的情况是不能持久的。”

  此前也有日本网友向漫画出版社反映,在国际网站上可以看到日本还未发售的漫画,这些漫画已经被译成包括中文在内的各国语言。去年11月,日本人气漫画《火影忍者》迎来大结局,然而在日本发行漫画将近一周之前,大结局的漫画便出现在了一些英文网站上,随后又有部分汉化组将大结局的中文版发布到了网上。孙知回忆,当时一位中国网友将这些图片发到了《火影忍者》作者岸本齐史助手的博客评论区中,询问这些图片是否属实。这引起了这位助手的警觉。

  这次“图源”被逮捕事件的知情人士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被捕的日本人日高武久已经69岁高龄,平时的工作是货车司机,将杂志从印刷厂送到各个门市,由于运输时间较长,因此日本的漫画杂志公司往往会提前一周左右将杂志印刷出来,以便全国统一时间发行。被捕的中国“图源”通过帮助日高武久搬书获得了老人的信任,从而在早于杂志上市的时间从日高武久那里购买到了漫画杂志,并将其扫描卖给了一个英文盗版漫画网站。知情人士说,日高武久对于“图源”扫描上传漫画是知情的,但是并没有阻止他们。据他说,这次被捕的“图源”实际已经被这家英文盗版漫画网站“包养”,该网站每月会给这位“图源”35万日元——这相当于东京的大学应届生就职第一个月平均工资的1.7倍。

  ▲背景▲

  估计近千人在日本做“图源”

  盗版漫画有生存空间

  面对“严打”,小林最近正在自发地抹掉自己曾经作为“图源”的痕迹,“感觉就是要把过去遗留的一切都处理掉,就像失恋后尽可能扔掉和前任的一切那样。”小林说,其实自己以前也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是违法的,但是自己并没有要去害别人的心,反而是给很多同胞带去快乐,就没考虑到风险,直到这一次,“距离自己太近了,有一次梦到被逮捕和家人分开,一下子吓醒了。白天送儿子上学的时候,看到儿子的笑脸,就觉得自己的放弃是值得的,我不后悔”。

  也有很多汉化组的朋友安慰小林,作为“图源”她一直是等到漫画上市了,再从便利店购买,而这次被捕的中国人,主要是涉嫌“偷跑”漫画,即在漫画上市前发布汉化的漫画。

  在另一家知名汉化组担任监制的王辉表示,“偷跑”漫画的情况主要发生在一些热门漫画上,“因为只有热门漫画需要抢发,以便吸引关注,有人会冒违法的风险”。一些热门漫画,在国内的网络上往往能比日本发售日提前四五天看到。

  而对于绝大多数冷门漫画,图源人员往往会选择等到正规杂志上市后再扫描上传,以规避风险。同时王辉也表示,据他所知,日本可能有近千个从事向网络提供图源的人,但是从图源工作中获取资金收入的,只有两三个人。

  虽然如此,王辉也坦言,虽然目前日本警方并没有说这几位被捕的中国人是为国内汉化组提供图源的,但是确实有一些和他们关系很好的汉化组曾经获得过他们的帮助,只是很少有金钱上的往来。

  在我国国内,实际上很多热门漫画都有正版途径供读者选择。以漫画《海贼王》为例,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引进了版权,出版单行本,而2013年开始,腾讯也引进了《海贼王》,在网络上更新。但之所以盗版漫画仍然有在网络盛行的空间,孙知解释说:“腾讯会在日本漫画发售的时候才上线漫画,而汉化组这边可以提前好几天;至于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单行本,由于审查等方面的原因,往往会比日本的单行本晚至少半年,一些急于了解剧情的读者就会选择去阅读盗版漫画。”

  ▲影响▲

  国内多个汉化组暂停漫画更新

  无图源则无从翻译制作

  11月21日,小林所在的汉化组微博发布了“延迟更新”的声明,表示“因为众所周知的一些原因”,以后的漫画更新日期不定。

  受到影响的远不止小林的汉化组。11月18日,熊猫汉化组组长发布公告称:由于近期日本图源严打,熊猫汉化组在这个非常情况下只好无奈暂停《海贼王》的汉化。该汉化组组长在公告最后表示:“在日本打拼多年,如今已经有了自己的公司。深思再三,虽有百般不舍,只能出此下策。”

  包括鼠绘汉化组、疾风汉化组、米花学园汉化组等多家汉化组也都在微博上表示,近期漫画更新速度可能受到影响、无法按时更新,请网友谅解。

  ▲改变▲

  不做出头鸟

  部分汉化组选择“从良”转型

  11月24日,距离小林宣布从汉化组“辞职”已经5天。小林开始逐渐适应没有汉化组的生活。彻底告别过去,对于小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汉化组的人其实对版权方是有负罪感的,比如有时候会有日本漫画的剧场版在中国上演,汉化组就会在圈子里帮助宣传,甚至还会帮忙举报他人在网上传播盗版视频。”王辉坦言,汉化组天生就有违法的一面,这是各个汉化组的成员都心知肚明的。也正因为如此,规避金钱关系显得至关重要,而且许多汉化组都相信,用兴趣而不是金钱利益完成的汉化作品会更加精致。同时,各家汉化组会在自己的作品中添加免责条款,提醒读者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以便规避法律责任。

  而另一方面,就是避免做“出头鸟”。一位汉化组的资深人士表示,由于除了中国,韩国、美国也都有自己的盗版漫画翻译团队,因此汉化组现在会采取等到英文版、韩文版上线之后,再发布汉化版的作品。“枪打出头鸟,毕竟现在警方公布的信息也是矛头直指英文团队。”

  除了日本这次逮捕“图源”,汉化组冬天的先兆早已到来。这两年越来越多的国内公司开始从日本直接购买版权,中国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也逐渐增强,越来越多的读者选择通过正版的途径来阅读漫画。在此基础上,一些汉化组开始主动“从良”,比如一位鼠绘汉化组的成员介绍,目前鼠绘正在利用自己的读者流量向一个漫画爱好者的交流平台转型。虽然也有几家汉化组在声明中称,他们已经找到了新的图源,未来的汉化工作仍将继续——28日,小林看到她所在的汉化组推出了新一期的漫画汉化——但无人否认的是,凛冬将至,已成必然。

  11月25日,小林来到距离家门口不远的一家罗森便利店,她原计划为家里买一点牛奶和面包做第二天的早餐,但是看到店里的杂志货柜,就还是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一个月前,她还会每周来店里购买漫画杂志,以至于店里的售货员都了解她的习惯。但现在,她只拎起第二天的早餐,迎着11月末的风,朝家走去。

  应被访者要求,文中孙知、王辉为化名。

  本版文/本报记者 屈畅

(责编:朱传戈、沈光倩)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